医学部坐倚珞珈山,环绕东湖水,绿树成荫,花香流溢。学部源于1943年成立的湖北省省立医学院,现在是武汉大学六大学部之一。 学部含基础医学院、第一临床学院、第二临床学院、口腔医学院、药学院、健康学院、职业技术学院...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15号
电话:027-68759364
中国科学院院士: 邓子新舒红兵
国家级教学名师: 樊明文边专
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 邓子新舒红兵章晓联李红良卿国良
百千万人才工程选者: 舒红兵、黄从新章晓联 
万人计划: 领军人才:舒红兵唐其柱李红良      
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 章晓联、何小华乐江、 于红刚 李雁郑芳、
胡锦跃、 黄鹤、李红良、 张 旗、 叶晓茜、 尚政军、 郭继华、 张玉峰、
周海兵、 刘天罡、 王连荣、 瞿旭东、洪 葵
湖北省人类遗传资源保藏中心 临床试验中心 湖北省腔镜泌尿外科医学临床研究中心 湖北省痴呆与认知障碍医学临床研究中心 湖北省肠病医学临床研究中心 湖北省肿瘤医学临床研究中心 肿瘤生物学行为湖北省重点实验室 肠病湖北省重点实验室 移植医学技术湖北省重点实验室
医学部招生宣传视频 武汉大学医学部2018年招生指南 武汉大学医学部2017年招生指南 武大招生五大变化 武汉大学2017年农村学生“自强计划”分省分专... 武汉大学全日制普通本科招生章程 武汉大学2017年招收保送生简章 医学部新增基础医学本科专业 2015年医学部本科招生指南
恒瑞医药2021校园招聘 安琪酵母2021年校园招聘 重庆药友制药有限责任公司2021年校园招聘 人福医药2021年校园招聘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2020年病...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第一临床医学院)2021... 宜昌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2021年校园招聘 2020绍兴市秋季医疗硕博招聘 广州阳普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招聘
医学部2002级七年制医学专业校友... 医学部98届校友回母校庆祝毕业20... 国庆期间近500名校友重返母校 医学部校友40年后再聚首 金秋十月医学部多批海内外校友返... 河南校友会医学分会成立 国庆节期间多届海内外校友返校聚会 2016年全校校友及筹资工作座谈会... 65级老学长回母校团聚
口腔医学院校友耶鲁大学刘斌博士... 医学部两名校友当选第十九届中央... 医学部79级校友李建明当选国家体... 校友王艳玲当选湖北省委常委、宣... 医学部79级校友李建明当选国家体... 92级校友许永涛荣获全国五一劳动... 校友孟祥金入选美国科学院院士 向1947级校友致敬 92级校友许永涛荣获全国五一劳动...
武汉大学医学研究院2018届毕业生... 武汉大学第一临床学院2018届毕业... 武汉大学药学院2018届毕业生合影 武汉大学口腔医学院2018届毕业生... 武汉大学健康学院2018届毕业生合... 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2018届毕业生... 武汉大学第二临床学院2018届毕业... 武汉大学医学部1986级合影 武汉大学医学部1984级合影
医学部颁发2017年度“廖康雄奖学... 2016年“向近敏教育基金” 奖、“... 国庆节期间多届海内外校友返校聚会 2015年“向近敏教育基金” 奖和“... 第二届“武汉大学医学部89级本科... 校友魏启赞捐款设立医学救助基金 夏冰教授的家人向武汉大学捐款设... 医学部接受校友及企业捐赠情况 82级校友捐款2万元注入朱裕璧医学...
公 示 2020年武汉大学在职护理专业研究生德勤奖学金... 2019级八年制临床医学专业中法实验班遴选录取... 2020年全国医药学研究生教育在线课程建设与教... 关于孟敏职称材料修改的公示 2020年医学部临床医学专业和医学检验技术专业1... 2020年武汉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专业学生转专业... 医学部关于参加美国哈佛医学院临床科研项目学... 公 示
医学部8号楼会议室使用通知单
学部新闻
【抗击新型肺炎】“双拐医生”饶歆的软肋
2020-02-04 19:00:23 来源:武汉大学新闻网 点击数:

 人民网记者 陈远丁 丁涛

 2月3日,增援武汉疫情报道的第五天。

 “双拐医生”饶歆有两根拐:一根在隔离病房,上班用;一根在病房外,下班用。1月初,饶歆左脚严重崴伤,同事诊断后的建议是休养两周。可仅过了4天,饶歆就拄着拐与另外5位同事走进了重症隔离病房,“实在缺人,我还是病区的负责人。”

饶歆在隔离病房内 高翔供图


多此一拐

 饶歆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已经工作了9年,记者今天见到他时,他的左脚刚刚痊愈。

 1月的武汉,经常下雨,有时下雪。受伤后,饶歆的脚肿得只能套上拖鞋。住的楼房没有电梯,他每天一步一步地挪下楼。再加上早去抢距离办公楼6号楼出口最近的车位,他早上6点起床,比受伤前早1个小时。

 1月18日,饶歆和5位同事走进重症隔离病房,他们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第二批走进重症隔离病房工作的医护人员。拄拐期间,大伙儿打趣,叫他“双拐医生”。有时候,饶歆还会跟他们一起拿自己开涮——谁还会在意呢,在只能通过笑声识别欢乐、肉眼不见笑脸的隔离病房?

 起先我也纳闷儿:只有一只脚扭伤,何必非要拄上双拐?“为了不把病毒带出去。”饶歆的轻描淡写,让我忽然对眼前这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肃然起敬:专业,心细!

 隔离病房内所有可能污染的物品都不可以带出——也是为了顾及家人的安全,饶歆架起了双拐,上班用隔离病房里的,下班用隔离病房外的。

 脚伤还没痊愈的时候,饶歆只能坐着穿、脱防护服。但凳子是暴露的,他不得不多穿一件防护服。一层防护服就够闷的了,他套着两层,上身两分钟,全身就开始出汗——还不敢多喝水。

饶歆和同事研讨患者病情 高翔供图


一点儿都不想我”

 1月初,中南医院的战“疫”就打响了,大家伙儿忙着建隔离病区,收治患者。“最初,谁也不知道哪个病人被感染了,大家的心理压力和生理压力都很大。”饶歆说,打那以后,他就在外面住酒店,很少回家。

 “最想的就是闺女媛媛,偶尔回家拿些换洗衣服,也只能远远地看上一眼,或者隔着好几米远聊几句。”饶歆说,有一点时间,他就翻手机照片;要是时间多一点,他就跟家人连视频,“主要是想看看媛媛。”

 饶歆是个羽毛球爱好者,也练过一段时间。受他的影响,7岁的女儿也开始学着打。饶歆能喂球也能指导,媛媛学得格外起劲儿,总喜欢缠着他打球。

 “有时候想起来,挺心酸的。我回家拿趟衣服,远远地说两句话就走,她还傻乐傻玩儿,看起来一点都不想我。”饶歆说,最近女儿有些不太开心,埋怨他为什么脚好了,也不陪她练球。

 饶歆很自责,自己平时太忙,经常不着家,“现在就更不用说了。”饶歆的爱人是一名计算机工程师,也经常加班,平日里主要是奶奶和外婆带媛媛。“很亏欠女儿,等疫情结束,我想带她去练球、下棋,去远方。”饶歆说。

 我又回想起早上等饶医生的时候,中南医学院重症医学科病区值班室里,一名女大夫跟孩子视频:“宝贝儿宝贝儿,你想不想妈妈……”

 白大褂才不是什么盔甲,下面盖住的软肋,是他们的家。

 饶歆的防护服上写着名字和“加油!!!” 高翔供图

(稿件来源:人民网 本网编辑:肖珊)